您現在的位置是:ig彩票_ig彩票平臺_官網 > IT新觀察 > 手游團隊多數賠錢賺吆喝:2年燒光700萬

手游團隊多數賠錢賺吆喝:2年燒光700萬

時間:2013-07-17 14:23  來源:cnbeta   閱讀次數: 復制分享 我要評論

右側通用580*90廣告位

  今年最火的手機游戲是《我叫MT》,目前注冊用戶已經超過了2300萬,這款游戲的開發商樂動卓越,去年窘迫到裁員度日,今年卻估值超過10億元。一夜暴富的神話,激勵著無數的年輕人在手機游戲行業里日夜奮戰。

  

杭州手游團隊多數賠錢賺吆喝:2年燒光700萬

 

  “杭州目前大概有80支手游團隊,比較大的不到10家,只有四五家獲得了風投。”一位創投經理告訴記者,盡管手游市場很火爆,參與者眾多,但真正能賺錢的不到十分之一,更多的是在賠錢賺吆喝。

  玩家從電腦轉向手機 手游成最大金礦

  在某設計公司工作的李敏,一回到家,手機總會被兒子搶去,上面有幾款兒子最喜歡玩的游戲,《植物大戰僵尸》、《憤怒的小鳥》、《神廟逃亡》等,最近又多了一款《瘋狂猜歌》和《我叫MT》。

  李敏每次給孩子都設好1小時的游戲時間。不一會兒,兒子會拿著手機走過來。“媽媽,能不能充一下值。”李敏無奈照辦,點擊下“確定”,幾元的收費就被劃走了。

  手機等移動智能設備普及,讓手機游戲呈現火山爆發之勢。2012年,手機游戲迅速興起。

  據應用商店分析機構Distimo調研顯示,《憤怒的小鳥》累計下載量突破10億次,《水果忍者》和《神廟逃亡》的累計下載量也分別達到3億次和1.7億次。國內手機游戲中,《我叫MT》和《大掌門》的月度流水早已經過2000萬元,月流水過1000萬元的游戲有《百萬亞瑟王》、《捕魚達人2》等款。

  據易觀智庫給出的數據顯示,2013年第一季度,中國移動游戲市場達到21.679億元的規模,環比增長30.26%,創下歷史新高。按照目前的增長勢頭,2013年手游市場規模很可能超越100億元。面對游戲用戶從PC平臺向移動設備遷移的趨勢,大型客戶端游戲廠商們紛紛加快轉型的力度。

  手機游戲利用的是玩家的碎片化時間,睡覺前、乘坐交通工具、排隊、等車、等人或等餐,打開手機玩游戲成了常見場景。統計顯示,80%的手游用戶單次停留時間在10分鐘以內;有30%的手游用戶每天啟動次數高于2次,且這一比例有擴大趨勢。

  “手機游戲的用戶多以年輕人為主,20~35歲的人玩手游最多,他們的需求也是我們開發團隊的研究重點。”杭州每日給力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丁懿告訴記者,他們之前開發的手游《文明復興》,核心付費群體為25~35歲,也就是俗稱的“高帥富”。這款游戲給每日給力貢獻了超過千萬元的流水。

  煤老板房地產商 都想投資玩手游

  去年6月,“每日給力”完成了一輪融資,估值突破5000萬元。在過去的一年,丁懿不斷接到各種拿著現金要求入股的電話。“有上市公司,有以前做端游、頁游和游戲平臺的,也有做手游的同行都要我們開個價。”丁懿說,最夸張的是,以前開煤礦甚至搞房地產的老板,也跨界來做手游。

  丁懿說,他們跟房地產、煤老板等跨界資金談了兩句,感覺理念不同,都婉拒掉了。

  “每日給力”目前有40多個員工,今年還將推出兩款手機游戲,之前的《文明復興》等游戲的流水都過1000萬元。對于這樣的公司,現在入股會是多少價格呢?

  “現在他們一款游戲流水過1000萬元,基本上估值要超過1億元,這就是目前的行情。”杭州一家創投機構負責人告訴記者,盡管A股IPO暫停,讓很多創投挑選項目慎之又慎,但手游公司的“熱度”卻在不斷升溫。“去年底,我們跟一家手機游戲公司談入股,當時估值500萬元,我們覺得貴,現在另一家VC入股了,給的估值是1500萬元。”他說。

  一款游戲救活公司 《我叫MT》引來騰訊

  最早一批手游廠商賺到了“第一桶金”。這令手游市場看上去像一座有巨大儲藏量的礦山,吸引了更多投資者。包括風險投資、手游開發者、平臺商、終端商等手游產業鏈各方紛紛入局。

  杭州另一家創投公司最近也在同時跟幾家游戲公司洽談。這家公司的投資部經理告訴記者,現在杭州大概有60~80支手游團隊,比較大的公司不到10家,只有四五家獲得了風投,最近大概還有一兩家會吸引到外部資金。

  他表示,現在投資游戲公司,根據不同的時間點,有不同的估值標準。在初創期的手游公司,主要看創業團隊,尤其是團隊帶頭人。除非有“大牛”帶頭人,一般給的估值在500萬元以下。如果有行業名人帶隊,給的最高估值會超過1000萬元。

  如果公司推出過游戲,一般按照游戲的月度流水給出估值,一般估值可達到月流水的50倍。“現在單款游戲月流水超過1000萬元的公司,一般會估值在5億元左右,如果有資本介入,估值會更高。”一位創投人士表示。手機游戲的生命力一般只有半年左右,一款成功的游戲推出后,接下來的游戲不一定會火,這也讓投資手游公司帶著些“賭”的成分。

  手游行業今年最大的黑馬是樂動卓越。公司之前開發的七八款游戲,幾乎全軍覆沒,去年6月立項開發《我叫MT》,一度窘迫到裁員度日,CEO邢山虎怕談業績,甚至不敢開董事會。但今年1月推出的《我叫MT》徹底改變了公司的窘境,目前按注冊用戶數已經超過了2300萬,而每日的活躍用戶數在230萬上下,按照每個用戶每月貢獻10元,每月的流水就將突破3000萬元。

  “現在的樂動卓越,行業老大騰訊都主動跟他們合作,估值起碼超過10億元,你投錢過去人家都不要。我們就是要找下一個樂動,創造一個傳奇。”一家創投公司的投資經理對杭州的游戲公司很看好,期待挖出下一座金礦。

  700萬燒光一個APP都沒折騰出

  “手游行業,賺錢的可能只有5%,85%的游戲開發者都是賠錢的,還有10%的盈虧平衡。”“每日給力”的CEO丁懿說,他們在正確的時間進入了手游市場,如果現在進入,估計成功的概率很低。

  “做游戲,資金、人才、渠道缺一不可,最主要你要一直活下去。”游任堂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蔣海鵬投身手機游戲已經3年,前期投入的700多萬元已經燒完,但公司尚未盈利。

  蔣海鵬現在的團隊,辦公地點就放在一套南都別墅里,離馬云創業的湖畔花園一街之隔。“我們把再次創業的地點放在這里,就想學阿里巴巴。”

  蔣海鵬是個“80后”,不過已經跟游戲打了10多年交道,第一桶金也是通過倒賣游戲幣得來。2010年,他看到智能游戲開始普及,也跟人合伙共投資創立了一家游戲開發公司,先后招來37名員工開始了創業。

  “我們走了太多的彎路,游戲不能按照進度完成。我們一心打造精品游戲,不斷添加附件,本來半年能做好的游戲一直在完善。”蔣海鵬說,2011年,游戲基本完成了,和盛大探討游戲代理,本來基本談妥了,但由于費用問題又分道揚鑣。之后找了另一家游戲代理公司,由于各種問題,游戲沒有上線。撐到去年底,原來的公司倒閉了。

  “37名員工的工資,一年就要近300萬元,加上30萬元的房租和水電費,再加上電腦和硬件等,一分收入都沒有,燒了兩年,700萬元就真的沒有了,還虧了幾十萬元。”蔣海鵬說,去年年底,他想讓各位股東再投入一點錢,讓公司繼續運行下去。結果每個人都不想再投錢,他最后把債務擔下來,公司就倒閉了。

  “我現在就是破釜沉舟,房子、車子都賣了,只給孩子留了一套學區房。我們現在想融資500萬元~1000萬元,前面的坑我來填,投資人進來收成果就可以了。”蔣海鵬說,他們2011年做的游戲,放在今天也很絢麗,已經收到了85萬元的預付款。今年9月他們會正式推出一款游戲,會加上微操作。

相關資訊
北京时时彩开奖号码结果